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塑造的极致
塑造的极致
某个星期天休假的上午,志昆随同何丽芳到她家中,拜访她的父母,也可以说是准岳父母。


  丽芳的家是一栋庭院式的宽敞花园洋房,园中奇花异草,假山喷泉,凉亭回阁,光看园中的塑造已极尽考究,进入宽大的客厅,更是装饰得富丽堂皇,气派大方,美仑美奂。


  志昆一看不觉暗中咋舌「乖乖!」看来丽芳的父亲一定是位大富翁,自己是个穷光蛋的小职贝,她的父母一定不会看中意的,今天这一趟拜访,准没希望,败兴而归。


  志昆在客厅沙发坐下,女佣奉上香茗。不久丽芳的父母亲出现在客厅,志昆一见立即站起身来,躬身相迎。


  丽芳先向其父母介绍道:「爸、妈!他是我要好的男朋友杨志昆。」志昆立即鞠躬说道:「伯父、伯母,您好!」丽芳的父母亲也同礼答道:「吴先生!别客气,请坐。」等其抬头挺胸站直身子后,丽芳的父母亲学目一看,「哇!」三个人的表情各有不同,心情也各异。


  何老头一见女儿的这位要好的男朋友是个英俊潇俪、身高体壮、风度翩翩、气宇不凡的美男子、伟丈夫,认为女儿的眼光不错,选交的男朋友还真不赖,称得上是郎才女貌,一对玉人,心中甚为女儿喜悦,他脸上的表情自然是喜笑颜开啦!


  何夫人一见女儿要好的男朋友,原来就是自己心爱的「禁脔」,使自己能够得到欲仙欲死无上乐趣而心满意足的小丈夫,刹那之间,一股莫名的滋味涌上了心头,也不知是气?是恨?是爱?或是羡慕?还是嫉妒?但是又不能现出一点破绽来,以免被他父女发觉,祇能当作和他像是初次见面的模样去接待他,她脸上的表情自然是尴尬万分!


  志昆见了心中则大吃一惊,做梦也没有想到,眼前这位曾经和自己缠绵缱绻做爱多次的中年艳妇,竟是丽芳的母亲,这种杨面说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啊!真使他如坐针毡,浑身都不自在,但是又不敢表现在脸上,祇得强行打紧精神,装着笑脸去应付何老先生的问话。


  好不容易熬过了数小时,用完午餐,才藉机告辞脱身。回到家中,洗了个热水澡,躺在床上,抽支烟暗思对策,要如何去应付这一对母女的三角「畸情」,想着想着,不觉昏昏的沉睡了过去。


  一觉醒来,天色已晚,梳洗一番,正打算外出去晚餐,电话铃声一阵响起,他知道一定是何夫人打来的,因为他的朋友都不知道他搬来这里,更不知道他家的电话号码,这是他遵照何夫人所吩附的,不能将他俩人的秘密幽会之「爱巢」讲给别人知道。


  拿起电话尚未回话,对方转来何夫人的娇媚之声:「志昆!晚上不要出去,一小时后姐姐就来,有要事和你谈,知道吗?」「是!萍姐。」「好了,回头见。」说罢就掉断了电话。


  志昆晚餐回来,在客厅喝茶抽烟等何夫人到来。


  不一会,儿,何夫人芳驾来临,她一进门把手提包扔在沙发上,双手一伸就把志昆紧紧搂在怀中,热情如火的又亲又吻一阵之后,说道:「小心肝!快把萍姐到房里去,给我一顿狠的……快……」「萍姐!前晚才来过了,怎么!现在又那么饥渴哇!」「前晚来过到现在,已经过了快三天啦!萍姐当然饥渴了嘛!」「看你那个猴急的模样?你不是说有要事和我谈吗?等谈完了再来玩嘛!」「不要!萍姐等不及了,玩完了再谈嘛……快嘛!小宝贝。」「好!好!弟弟都听你的。」「嗯!这才是我的乖弟弟……亲丈夫嘛!」说罢又再亲吻他一阵。


  于是,志昆抱起何夫人,走进卧房,将她放下动手要替她宽衣解带。何夫人笑迷迷的说:「各人脱各人的吧!这样比较节省时间,今晚我还要赶回去,不然被老头起了疑心,那就麻烦了。」两人飞快地脱得精光,上得床去疯狂的互相亲吻,抚摸对方的每一个敏感的部位,只摸弄得二人都巳欲火焚身,无法忍受啦!


  「萍姐!你的浪水流出来好多啊!」


  「小宝贝!……你真是萍姐的小冤家,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看见你就会小肥穴发痒,浪水就流出来了,再被你一摸一扣,便忍不住了。好了……别扣啦…… 萍姐现在……骚痒死了……快把你的大鸡巴……插进来……替我止止痒……解解渴吧……我亲爱的小丈夫……」志昆一听她骚浪的叫声,再看她淫荡的模样,真是撩人,翻身上马压在她那丰满性感的胴体上,手握大鸡巴对准她的桃源仙洞,屁股用力一挺再挺,整根肏插到底,大龟头直捣人子宫去了。


  何夫人大叫一声:「啊!小心肝……真胀、真美……用力狠狠的肏吧……」一场生死缠绵的鏖战开始了,这一战真是惊天地而泣鬼神,足足战了快二个小时,只杀得人仰马翻,两败俱伤而筋疲力尽才收兵休战。双双是魂飘魄散,云游太空去了。二人都达到性的高潮、欲的顶点,也得到无比的舒畅和满足感。


  在休息了一阵之后,何夫人长长嘘了一口气说道:「志昆!我真没有想到,丽芳上午带回家来让我和老头认识的男朋友,竟然是你这个小冤家,当时使我大吃一惊,幸亏你我都沉得住气,没有漏出一点破绽出来,才过了那一关,也没有让我老头和女见看出我俩的关系来。


  小冤家!你说,为什么这个社会上有那么多的女人,偏偏让我俩母女二人同时被你搞上手呢?为什么社会上的男人那么多?又偏偏使我母女二人同时爱上了你一人呢?弄成了母女同侍一夫的尴尬局面呢?这真是冤孽,冤孽啊!」「萍姐!我还不是和你一样的大吃一惊呢?我作梦也没想到丽芳竟是你的女儿。她和我是公司里的同事,相交快半年了,此认识萍姐在先,绝不是弟弟背叛萍姐,另结新欢,上一次的酒会,公司派她在大厅门口负责接待来宾,所以她不能随便到内厅来走动,内厅是我和另外几位男女同事负责招待任务,丽芳若是进来和你在一起,介绍你是她母亲,也是我的准岳母,我们就不会发生这种尴尬的关系了。」「我懂你的意思,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讲其他的什么也都没有用了,何况又是我主动勾引你的,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如何来补救它。你心里又有什么打算呢?」「下午我想了半天,也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,萍姐!请你替我想一个好办法来解决嘛!」「办法嘛!我已经想好了,可是你要一切听我的安排才行。」「当然听你的,我不听你的还听谁的?你是我亲爱的太太嘛!」「死相!叫得肉麻死了。」「死相就死相,你本来就是我亲爱的太太,亲萍姐,小肥穴的亲肉妈妈,亲妹妹嘛!」「死相!越叫越难听了,你呀!真是我命中的魔鬼星。小冤家,萍姐的这条命早晚会被你这个『小魔星』拿去的,谁叫我爱你入骨呢!我为了你,什么也不在乎了,只要你能永远陪在我的身边,给我欢乐和满足。你真是个害死人的小冤家。」「我的亲肉妈!你别忘了痛快的时候啊!」「都是你……还说呢?喔喔……你……你的手别乱摸好……不好……听我讲嘛!」「好的。」「我先问你,你的父母以及你的家庭情形先讲给我听,我才有打算。」「我的父母早已亡故,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,从高中开始到大学毕业,都是半工半读完成的,我根本没有家。」「这样太好了,可以免去一番口舌,我再问你,你一定要说老实话,不许违背良心说假话来骗我,否则,我就……」「亲萍姐!我可以对天发誓,绝对不说假话欺骗你。」「发誓就不必了,亲弟弟,姐姐相信你一定不会说假话来骗我的。」「萍姐既然相信我,那么请问吧!」「我问你,我和丽芳,你认为是谁值得你爱慕喜欢?萍姐有自知之明,巳经年老色衰啦!没有像我的女儿那样娇艳美丽,青春活泼可爱动人了,人老珠黄不值钱了,你到底是爱我?还是爱她?还是要我呢?还是要她呢?」「萍姐,既然你要我说良心话,那么我,说了出来,请你不要生气,更不能吃醋。你和丽芳我都喜欢,也都爱也都要,丽芳是青春艳丽的少女,而你却是风韵犹存娇媚的徐娘,她有她的情趣,你有你的风味,是各有千秋。我爱她,也更爱你,我需要她,而更需要你。」「但是,鱼与熊掌两者兼显得了吗?再说我和丽芳毕竟是一对亲母女,岂可同御一夫呢?这也是有乖人伦的事嘛!」「萍姐!这也是我要请你设法解决的难题吗?」「假若解决不了这个难题,你是打算放弃谁呢?」「若是真的解决不了,我就放弃丽芳,和萍姐长相厮守在一起。」「真的?你说的是真心话吗?」「是真的,不然我发誓给你听。」「小实贝!不许乱发誓,姐姐总算没有白疼爱你一杨,既然你是真心对我,我也把计划好的方法说给你听吧!你既然无父无母、孑然一身,我就好对老头子讲,把你入赘到我们家。


  女婿有半子之劳,将来你和丽芳所生的儿子过继给何姓一个孙子,接续他们何家的后代香烟,老头子他没有儿子传后代一定会答应的,你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住到我们家来,到那时你就可以『近月楼台先得月』,不是随时随地的就近照顾安慰我这个岳母大人吗?再说,过几年老头子一死,他的亿万财产和妻女,不都是你的吗?怎么样?小宝贝!姐姐的安排你满不满意?高不高兴?」「这样安排太好了,我当然满意高兴啊!那这间套房又如何安排呢?」「这间套房是我俩的爱之巢,暂时就让它锁着,我俩随时都可以来此幽会欢聚,有时侯换换做爱的扬所,不是另有一番情趣吗?」「对!萍姐说得对极了,以后我要多多孝敬你这位伟大的岳母大人。」「这才是人生的最高享受和乐趣嘛!小宝贝!你的大鸡巴又硬、又翘了,再来孝敬孝敬你的岳母大人吧!」志昆当然是照办了,还特别卖力的猛抽狠插,真是鞠躬尽瘁,差点「死而后已」,把这位准岳母大人肏得她欲仙欲死,高潮迭起,浪水不停的往外直流,厮杀了一个多小时,使她得到了舒适满足的最高享受。


  临行时,她还爱不释手的抚摸着他的大鸡巴,轻轻的嘘了一口气说:「小宝贝!可真便宜了我的女儿啦!可是你不能有了小穴,就忘了我这个老穴哇!乖儿子。」「不会的,亲妈妈,你的穴不但一点都不老,而且是又肥又嫩,还可口得很呢!我就是喜欢像你这样肥凸毛多、紧小水多的小肥穴,尤其内功又棒,比丽芳的小穴强十倍,不然为什么我刚才说过宁愿舍弃丽芳而要你的原因,就是在这里啦!」志昆边吻边安抚她。


  何夫人到此可算是笃定安心:「小心肝,你不知,妈妈真是太爱你了,尤其是你这条大宝贝,每次都肏得妈妈舒服死了,我真怕失去了它,现在我可以安心了。小宝贝!以后有机会,妈妈绝不会独占你,让你也尝当别的女人风味,以酬谢你对妈妈的施予。」「妈妈!你是不是在试探我对你的真心及感情啊?」「绝对不是,是我真心诚意要这样做的,你别瞎疑心了,好好睡吧!妈妈回去了,你等候好消息吧!」何夫人走后,志昆躺在床上想想,真不赖,想不到自己的这条大鸡巴,竟得到这么多好处,换来这么多的东西。


  「美人与钞票」自己真是艳福不浅,真要感谢父母给自己不但塑造了一副英俊潇洒的容貌及体壮的体魄,而且还有一条粗长硕大的鸡巴及骁勇耐战的功力,才有今日如此丰硕的收获啊!


  何老先生在他的太太周惠萍女士的游说下,再加上他也见过了志昆,对他的外貌学识都很欣赏,自然一说便成,择期完婚,大摆酒宴,招待亲朋好友。并且听从太太的建议,让女婿辞去原来的职务,任他自己的××企业公司的总经理之职。


  志昆不但得到了高职,而且又得到了娇妻(丽芳)以及暗妾(何夫人)二人的肉体享受了。


  为什么叫何夫人为「暗妾」呢?因为何夫人毕竟是有夫之妇,不敢和志昆公者也只好用「暗妾」一字来形容了,志昆真可说是得到「欢乐无限」了。


  诸位读者!假若你拥有吴志昆一样的条件的话,可能也有像他的这份艳遇,是您!而不是他呢!


  【完】